教师发展莫失语

文章来源: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:2014-08-04 热度

□ 李健  

  李健:华中科技大学教育博士,广东省东莞市教育发展研究与评估中心研究员。主要研究教师教育、教育政策、课程教学等。出版专著《小学语文学习管理》《阅读教育学》《好课是这样炼成的》等。多篇文章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,相关研究成果获得全国优秀成果一等奖。

  ★ 教师专业发展最核心的要素,在于教师自身是否具有强烈的发展意愿,是否掌握了主动发展、科学发展的根本方法。
  
  ★ 教师要养成不断调整教育观念的意识,形成在过程中修正教育方法的习惯,并逐渐形成自我的教育认知。

   专业发展,应当是教师的一种自然行为。然而在现实中,大多数教师并不具备专业发展的主动权,其职业生活也无法转为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专业话语。教师对专业发展的失语,不仅导致专业发展规划的无序,而且其专业发展的空间也受到极大的限制。教师发展失语主要表现为三种现象。
  
  选择权降低

   在教师成长过程中,教师不愿或无法进行有效的专业发展规划,必将使得其成长的选择权降低。教师要么简单照搬他人的成长模式,要么没有深思熟虑,天马行空地实施专业发展行为。
  
  首先,选择的意愿降低。失语后的教师,不愿意劳力费神,更加倾向于采用现成的方法。这些方法,要么来源于同事,要么来源于自我经验,要么来源于书本。参照已有的资源无可厚非,但不加甄别,抓起来就用,专业发展的针对性会大打折扣。教师在专业发展中的选择意愿降低,与自身专业话语权淹没相关,因为教师看不到自己选择的好处,无法获得自己专业话语提升的预期。
  
  其次,选择的范围缩小。教师专业话语的没落或消减,并不会完全剥夺其发展的选择权,因为专业发展最终还必须依靠教师自己。笔者调查发现,那些专业话语权较高的老师,更愿意在较大范围内选择途径和空间。而专业话语权丧失较多,不喜欢思考、不喜欢创新的教师,有一种封闭倾向,即不知道、也不大愿意从别处获取有益的发展资源。他们往往在一校之内、一个学科组内,甚至更小的范围共享或复制别人专业发展的技巧与方法。
  
  最后,选择的机会减少。事实上,在专业发展的选择权上,专业化话语的强弱,还会造成选择机会的不均等,直至发展为两极分化。专业话语较强的教师,他们的专业人际圈子较广,获取发展资源的意愿较强,有归类、储存、优化现有资源的习惯。这部分教师,拥有较多机会选择,以提高其专业发展的速度,并反过来强化自己的专业水准。而专业话语较弱的老师,他们选择资源的时空受到限制,其人际圈子内交流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机会较少,进行专业发展的程度、效能也相应受到影响。
  
  话语权消减

   话语权,并不是某些专家的专利。正因为教师拥有实施课程的决定权,所以能够形成事实上的话语。虽然有些话语的外显程度不高,但教师是完成课程转化为学习实践的中介。所以,教师绝对拥有话语的事实权利。但是,大多数教师并没有将这种话语专业化,没有形成对他人、对自己有积极意义的专业知识,而是将话语权不断消减,最后可能完全丧失专业话语。教师话语权消减存在几种现象。
  
  第一是话语被垄断。话语被垄断,即教师逐步丧失了归纳、提出教育规律的机会,被极少数教师牵引着,自己只能听他们怎么说、看他们怎么做,而自己浑然不觉,甚至觉得理所当然。
  
  第二是话语被代言。这部分教师拥有自己的专业化话语,在教育实践过程中有一定经验,但是,他们获得的专业展示机会较少,自己发出的专业声音过于微弱,最后被他人代言。
  
  第三是话语被臆测。这是教师专业话语丧失较为直接的表现,即与其他教师或专家交流渠道封闭,自己成功或不成功的实践经验被进行可能性归纳,这些归纳与事实不符,当事人要么没有修正这些话语的机会,要么不能认识到自己专业成果的真正内涵,任由其臆测。
  
  第四是话语被轻视。发言权被完全或部分剥夺,这是专业话语消退的表现之一。一部分教师因较长时间不参与专业话语的讨论,也没有有意识地总结自己的教育实践经验,逐渐被专业同伴忽视。
  
  专利权丧失教师专业发展的专利权,姑且定义为教师区别与他人的,具有明显程序化特征的教育改进和创新实施的方法、模式或思想体系。在教育实践领域中,不少教师经过多年探索,的确找到了提高教育效率的方案,也经过一定时间检验,可以为其他教师所学习和借鉴。但是,因种种原因,这些老师的实践话语被淹没,具有专利色彩的实践经验被忽视,无法得到传播。
  
  其一,专利被遗忘。即有些教师对教育的改造,包括内容的重组、方法的创新、学习结果的优化等,有效地提高了教育效率,也提高了教师自身的专业素养。但是,因为专利权的丧失,这些有益的经验仅仅昙花一现,成为教师个人的阶段性回忆。
  
  其二,专利被误读。教师自身话语权的没落,使得自己总结教育经验的能力降低,自己这么做是有效的,但不知如何整理、归纳、分类,更无法给出高度概括的专业术语,最终自己的实践被他人随意注解,要么不够准确,要么张冠李戴,与想要表达的本质相去甚远。
  
  其三,专利被转移。这属于比较极端的专业发展话语丧失。有些老师拥有教育实践的实施方案,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,但是最终的署名权被分解,甚至完全归于他人。这种现象少量存在,其原因与学校管理体制、教师专业发展渠道封闭有关,更重要的是教师自身专业话语权没落,让行政干预学术有了可乘之机。
  
  其四,专利被贴牌。这是一种存在于教育实践领域的有趣现象,即教育经验归因失败。有些老师在教育实践的某一方面进行探索,取得了成功,他们急于为自己的成果找到理论归属,于是不假思索地运用拿来主义,用一些高高在上的理论来罩住,把两者之间硬扯上关系。殊不知,自己的有益探索因为贴牌而变为“山寨产品”。另一方面,部分研究者急于寻找教育研究的支撑材料,往往将一些实践领域的有益探索随意归入自己的体系,也容易出现自上而下的贴牌现象。
  
  教师专业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其实现程度的高低取决于外部环境、管理机制、评估体系等多种因素。但最核心的要素,还在于教师自身是否具有强烈的发展意愿,是否掌握了主动发展、科学发展的根本方法。从教师专业发展选择权提高、话语权增强、专利权重获的角度,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尝试。
  
  第一,养成规划意识,提高选择权。
  
  若不想自我发展被外界牵着鼻子走,处处受制于人,教师应当大致了解专业发展的阶段,并制定出相应的对策。这一系列对策的预设及实现,即教师的专业发展规划。甚至于,在从教之前,教师就应当了解关于教师发展的基本理论,从知识上储备未来发展的愿景。在从教之初,应当充分考虑自身的特质和意愿,选择自己发展的核心方向,基本确定自己可能实现的专业发展路径。在从教生涯的不同阶段,可以调整自己的发展方向,但不应当放弃规划的基本思路,以免自己深陷职业懈怠或发展无序的泥潭。
  
  第二,养成生成意识,增强话语权。
  
  教师的专业话语之所以不断消减,一定程度上归因于找不到自己,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形成何种专业话语。天长日久,教师逐渐发现自己的话语权完全没有了,只有人云亦云,依附于教科书或专家学者的大众语言。事实上,教师往往在教育实践过程中积累很多有益经验,也能有效改善自己的教育行为。对于这些宝贵的资源,教师应当有一种生成意识,不让自己的实践话语淹没在日复一日的机械重复之中。所谓生成,即教师要养成不断调整教育观念的意识,形成在过程中修正教育方法的习惯,并逐渐形成自我的教育认知。通过若干次教育实践的生成,教师可以坚定地说,对待某一学科的教学,对待某一类型的德育教育,对待某些教育现象的看法或处理,我有自己的观念,我有自己的方法,而且这些观念和方法是可以用我自己的语言去解释的。
  
  第三,养成成果意识,重获专利权。
  
  教师专业发展停滞,或是陷入迷茫不知如何突破的状态,有时恰恰是因为体验不到成功的喜悦所致。虽然在教育过程之中,学生学业成绩的进步、道德品质的养成等已经让老师备感欣慰,也的确可以看作为人师的成功。但是这些过程不一定是可以复制的,想要将自己的教育生涯变成充满魅力的探索之旅,需要教师将自己的成功感悟和方法记录下来,整理出来,并且以专业的反思精神去审视。在此基础上,教师可以形成文本,写成案例、论文或者研究报告。或者,教师可以将自己的成功经验梳理成讲座等在较大范围内传播。这种成果意识的强化,不是对名利的追逐,恰恰是对教师发展生涯的关照,包含了对自我的检讨与超越,对于别的教师、别的学校、别的教育区域,都是有益无弊的。仅从教师专业发展角度来讲,成果意识的强化,也是将探索固化为模式,将经验转化为专利的不二选择。

关键词教师  发展    失语 

[责任编辑:sbxw2]

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uren100.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05022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