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时报 > 基层 > 正文

方城有个“教师村”

文章来源: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:2015-12-31 热度

□ 本报记者 张璟 王丙双 通讯员 沈兴伟  

  一个只有6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,却先后走出了300多名教师,这就是位于南阳市方城县广阳镇的佟庄村。10月14日,记者在佟庄小学校长董保祥的带领下,来到了佟庄村,探访“教师村”的历史渊源。
  
  深秋的早晨,佟庄村刚刚苏醒,一走进村子就看到各家各户的庭院里堆满了刚收获的玉米,一些早起的村民已经开始忙碌了。村子里接送孩子上学的校车也出发了,家长们站在校车旁帮孩子背上书包,目送车辆远去。
  
  董保祥向记者介绍道:“佟庄村重视教育是有历史渊源的,村里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,今天借着采访的机会,我把他们请到了一起,来聊聊佟庄村的历史。”在佟庄小学会议室,记者见到了张世胜、张廷来、张思营三位老人和他们的孩子。

传道授业世代为师

  张世胜、张廷来、张思营三位老人可以说是佟庄村教育事业的元老级人物,他们年轻时教过书,办过学校,佟庄村教育的发展离不开他们的贡献。老人们虽然年近耄耋,但都身板硬朗、精神矍铄。见到记者,张世胜老人激动地捧出了佟庄村的族谱,他说:“我年轻时教过书,当过校长,退休后开始修订族谱,想把佟庄村的历史、佟庄村的人物都记录、传承下来。我修订这部族谱花了3年多的时间。”
  
  根据族谱记载,佟庄村历来重视读书和教育,曾出过翰林、进士、秀才多人,明朝万历丙辰科进士张其平作为家族荣耀放在了族谱的首页。佟庄村办学的历史也可追溯到光绪年间。佟庄村办学,张氏族人慷慨资助,办学被列为“张氏功德工程”。记者看到,在老人拿出的这本族谱上,有很多用红笔修改、添加的批注。张世胜说:“修族谱是一件非常浩大的工程,数据搜集工作很烦琐,但把族谱修订完整很有意义,能让后人永远记住那些对教育有‘功德’的人。”
  
  在这样的历史文化氛围中,尊师重教的传统在佟庄村一代代传扬了下来。在这里,教师是人们心目中最值得尊敬的职业,成为教师是最令村民们骄傲的事情,一个家庭中,几代人同为教师的情形也非常普遍。80岁高龄的张廷来老人一家,三代出了十几位教师,在佟庄村备受尊敬。
  
  张廷来身体硬朗、思路清晰,言谈间透着和蔼与慈祥。他说:“我年轻时在广阳镇当过小学校长,我的哥哥张廷谦夫妇也是老师,我的四个孩子也都是教师。”提起自己的孩子,张廷来言语间充满了骄傲,他指着身旁的一个年轻人说:“这是我的三儿子张延蜜,他夫妻两个都是小学老师。我大儿子是幼儿园园长,二儿子是南阳师院的教师,四女儿夫妇俩也是老师。现在我的大孙子长大了,从他父亲手中捧过了接力棒,也当上了老师。我们家都可以开‘家庭学校’了。”张廷来老人说,哥哥一家中也有不少老师,算上他们,自己家到底有多少老师,他都快数不清了。
  
  张廷来说:“在我们村,教书育人是最值得尊敬的,这已经成为传统,大家都有这样一个观念,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一名‘先生’。我的孩子们也是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的,我不求他们能赚多少钱,只希望他们能安安稳稳地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  
  说到这儿,坐在一旁同为教师世家的张思营老人介绍道:“我退休前是中学校长,我的儿子、儿媳,以及女儿都是教师。廷来说的我非常赞同,像我们两家这样能有这么多教师,离不开这种家庭氛围。”
  
  两位老人谈的这些毕竟是自己的观念,到底能不能代表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呢?记者不禁有这样的疑问,但是记者还没来得及将这一问题问出来,旁边张思营老人的儿子张鼎就抢着说话了。这是一个爱笑的年轻人,还未开口,笑意已经写在了脸上。他说,当老师是他自己的选择,现在他和爱人不仅在同一所学校教书,而且带同一个班,生活非常幸福。谈到自己和爱人,张鼎笑着说:“我教初三语文,我爱人教英语,我们俩很有默契,班上的任何问题都逃不过我们的‘法眼’,我们班的成绩在全县一直名列前茅。”张鼎说,他和妻子在镇上当老师,这么多年走来,见证了家乡教育的变化发展,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能让村里的孩子有机会接受到更好的教育。
  
  坐在一旁的张延蜜说:“我选择当老师,是受了家人的影响,在这种家庭氛围的熏陶下,自然而然就朝这个方向发展,我觉得能够教书育人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。”

让尊师重教代代相传

  秉承着“饭可淡、衣可破、屋可漏、财产可无,子女诗书不可不读”的训诫,尊师重教的风气在佟庄村传承了下来。深秋的佟庄村,家家户户都打扫得整洁干净,整个村子透着一种古朴的气息。董保祥说:“村里有位老人叫张廷振,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,我们不妨去拜访一下他。”
  
  在张廷振老人的家,83岁高龄的张廷振讲述了佟庄村尊师重教的历史,他说:“我们这一代人,经历过贫穷,深知文化知识的重要性,佟庄村一直有尊师重教的传统,虽然没有出过大学问家或者多么有成就的人,但是教师这个职业,把知识传授给下一代,能让人觉得踏实和有成就感,这也是村里有这么多教师世家的重要原因。”
  
  张廷振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:村里有一位叫张石良的退休教师,有4个孩子,以前家里生活条件不好,全家人的温饱是一大问题,但即便如此艰苦,他也没让孩子辍学。有一年冬天,孩子们没钱买棉衣,穿着单裤子去上学,有人看到了对张石良说:“别让孩子上学了,穿成这样会冻坏的。”没想到张石良却说:“不学文化,就要永远受冻。”张石良对孩子们的学业要求也非常严格,即便是夜晚走在路上,他也会抽查孩子们当天所学的课程。如果有哪里忘记了,张石良就擦亮一根火柴,让孩子借助亮光看一下课本,背会了再继续走。
  
  在村里,还有一位退休教师叫张崑,是个有名的严父。出了张廷振家的院门,穿过一条小路,就到了张崑老人的家。张崑爱好书法,家里的墙壁上贴着他写的《出师表》,沙发上也放着正待装裱的作品。张崑退休之前是全村有名的“全能”型教师,美术、音乐老师如果有事请假,他都可以顶上。
  
  碰巧张崑和儿子张浩东都在家,张浩东是南阳师范学院的音乐老师。张浩东说:“我爸爸当年对我要求非常严,是现在的孩子体会不到的。”有一次张浩东在学校犯了错误,被父亲知道了,回到家,张崑让他面壁思过,直到想清楚了如何改正才让他起来。说起当年的严厉,张崑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严格要求孩子这是我们的家风,是为他们好。”张浩东能够理解父亲的苦心:“虽然父亲要求严厉,但我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,知道这种教育方式是在树立规矩,它纠正了我的一些不良行为,让我学会了要努力、认真地做好自己的事情,要对自己负责任。”

村里最好的房子是校舍

  佟庄村重视教育,对于校舍的建设也绝不含糊,历次兴建校舍,村民们都慷慨解囊,投工投劳。在佟庄村历代办学的历史中,村民们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。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佟庄村建校舍,村民们尽自己所能出钱出力。盖房子没有砖,大家就自己建窑烧砖,再一担担抬过去盖房子。多年来在佟庄村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,只要是学校的事,村民们总是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。
  
  佟庄小学是本村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,也是在村民的帮助下建立起来的一所学校。它始建于民国二十八年,新中国成立后改为公办小学。上世纪90年代,佟庄小学为了改善教学条件,想要重建一座教学楼,村民们听说了,纷纷捐钱捐物,他们宁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把学校的事办好。
  
  如今,佟庄村最好的房子是校舍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佟庄小学已是一副崭新的面孔,占地25亩,教学设施配备齐全。两排整齐宽敞的教学楼满足了孩子们正常的学习要求,在建设教学楼的同时,学校还不忘留足孩子们活动的场地,宽阔的运动场可以让孩子们尽情“撒欢”。教学楼对面是一座气派的学生食堂,能容纳上百人同时就餐,餐厅里张贴着不同菜品的宣传海报,以及就餐卡的使用规范。佟庄小学校长董保祥说:“这个食堂不仅解决了本村师生的吃饭问题,还经常有外村的孩子到这里吃饭。它虽然是我们学校的食堂,但服务的却是整个镇。”
  
  董保祥说:“佟庄村的教育能有今天的发展,离不开村民的支持,现在村里的孩子能够接受相对优质的教育,这对村民是最好的回报。”

佟庄村地图

佟庄村张氏族谱

村民引以为傲的祖先

文脉传承的佟庄村

张廷来老人一家出了十几位教师

佟庄村有很多孩子在镇上的广阳一小上学

由村民捐款建造的佟庄小学教学楼

佟庄小学的食堂能容纳上百人就餐

文脉传承,佟庄村村民都非常尊师重教

佟庄小学的孩子们在上课

佟庄村蓝天幼儿园是村里最好的建筑之一

佟庄村蓝天幼儿园里,孩子们在快乐玩耍

记者手记:
  
  中国有句古话“师严然后道尊,道尊然后民知敬学”,佟庄村尊师重教的民风,很好地印证了这句话。记者在第一眼见到这些人的时候,就觉得他们身上有一种共同的气质,得知他们全都是老师后,只觉得这气质和职业就像是榫卯咬合在一起般的严密、自然。他们中有的已是耄耋老人,有的正值壮年,但他们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容,当听他们谈起自己的职业,谈起自己的学生时,记者发现这种淡定从容,来源于内心对教育的信念,来源于对教师这一职业最朴实、最淡泊的坚守。

关键词教师村  方城  南阳 

[责任编辑:sbxw2]

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uren100.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05022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