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甘愿成为拉票党

文章来源: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:2016-08-19 热度

她拉票,从校内拉到校外,从熟悉的拉到不熟悉的,从省内拉到省外,甚至国外。10天的拉票历程,对她来说,不单单是为了个人荣誉,更多的是为了扩散一种正能量。她说:能为坚守理想和信念的教育人做代言——我甘愿成为拉票党

□ 本报记者 刘肖 靳建辉  

   近来,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这样一段话:年末岁首,整个朋友圈都被各种评选的拉票活动所充斥,各种拉票宣言让人看得眼花缭乱。小学时期的同学、多年不见的老友、平生未有交集的陌生人都在一瞬间和你建立了最亲密的联系。拉票,已然成了人与人之间沟通的一座桥梁。
  
  在《教育时报》今年元旦揭晓的“2015河南年度教育新闻人物”评选结果中,作为教育新闻人物之一的郑州市第十九中学的杨卫平老师,说她在参评教育新闻人物时,也曾做了一回拉票党,只不过她的拉票过程要比常人精彩得多——

  拉票,她先从身边人开始

   我是在去年12月12号接到通知的。当时教育时报社的李若老师打来电话通知我,说我成为了“2015河南年度教育新闻人物”的候选人,并且告诉我将在《河南教师》微信公众号上进行首轮投票。
  
  坦白说,起初我不太愿意给自己拉票。拉票是个热闹事儿,而我认为安安静静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。后来想想,拉票有时候并不单单是为了个人荣誉,放到现在来说更多的是为了扩散一种正能量。如果能通过拉票,让更多的人关心基础教育,了解到还有许许多多坚守教育理想和信念的人在,进而愿意做这样的人,不也算是功德一件吗?这样一想,脑子就转过弯儿来了。
  
  微信投票从16号正式开始。我又发愁,找谁给自己投票呢?我把多年未联系的老朋友、往届学生及家长的联系方式都翻了出来。可是,我犹豫了: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人家,现在突然找人家帮忙投票,好意思吗?
  
  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发了短信。运气挺好,他们基本都回复了。
  
  一鼓作气,我又请校长发动全校师生为我投票。学校的戴涛老师专门写了拉票词,沸腾了校园微信圈。孙旭老师投稿到郑州市教育局官网,官网首页大幅图片醒目推荐,随附暖心投票小贴士。我做过讲座的一些学校领导看见了,赶紧帮我在自己学校拉票。侄女华子成了文字搬运工,我发布任何一条微信,她都要即时转发。外甥女小磊把她学校的校长及同事都带动了起来,这其中也包括我前夫的现任女友……没想到,一次小小的拉票,竟搞得满城风雨,让我既幸福又惶恐。
  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天之内,我的票数从20位候选人中的倒数升到了第6名。
  
  因为4场讲座,她把票拉到了省外

   那以后的时间,票数增长时急时缓,每一天的拉票都不同以往。第4天,我的票数跌至第8名。大家都替我捏了把汗。
  
  我那段时间正好有4场讲座,就打算在做讲座时发动发动。
  
  18号下午,我到郑州市惠济区长兴路中心学校做讲座,听众有近200人。我讲得好玩,他们听得有味。现场气氛融洽,适合拉票。讲座最后,我给自己留了3分钟时间。我鼓起勇气教他们如何搜索《河南教师》公众号,如何投票。没想到的是,那天正赶上学校周边搞拆迁,手机连信号都没有,更别提上网了。我的第一次现场拉票宣告失败。
  
  当天晚上,和一位教育同道微信聊参选的事儿。他发来一张图片。我一看,是我的微信头像。再一看,又不完全是。他告诉我,我的头像字太小,而且有些暗。他就帮我裁剪了一下,又调亮了一点。
  
  那个明亮的头像,立即给我带来了满满的参选信心。
  
  可是,整个晚上,我几乎没睡,一直拉肚子。
  
  19号,周六,继续腹泻。那天上班(因郑州开上合组织会议而调休),我到医务室拿了药,吃过,把课上完。
  
  中午粒米未进,赶往机场。20号上午我在成都有一场讲座。
  
  候机时,2001届学生家长、54岁的医学教授平姐为了给我投票,用座机给我打电话。我说着,她操作着,中间时常卡壳。她又叫来自己的同事当面教。就这样,我在电话这端,同事在她身边,反复教,她终于投上了票。
  
  投完,平姐跟我说,她再练习练习,然后帮我拉票。
  
  我赶忙谢绝了,怕再给她添麻烦。
  
  仓促登机,起飞。
  
  到达成都,落地一开手机,就看见平姐在微信圈里转发拉票,我刹那间热泪盈眶。
  
  在成都,我依然腹泻不止,早晨只喝了几口粥。除了精神抖擞做好讲座,我还有一个任务,继续给自己拉票。我终归有些不好意思,但老师们理解我,他们拿出手机,现场投票。我说着操作步骤,他们跟着做。
  
  碰到热心读者,竟帮她拉票拉到了国外22号,星期三,冬至。我5:40起床,洗漱,到校,吃饭,上课。10:00坐城际高铁去河南大学文学院,给省优秀青年语文教师培训班做讲座。
  
  中场休息时,我请他们给我和另一个候选人汪重阳老师投票。我跟汪老师不熟,但他是一个敢于为基层教师权益仗义执言的人,我佩服他。并且,这也是前文提到的帮我修照片的那位教育同道托付的。我知道他们并无深交,只是想暗中给可敬的汪老师助力。
  
  回郑州的路上,频频收到亲友发来的信息。他们还在想尽办法帮我拉票。
  
  福建南平的一位老师,也是我作品的热心读者告诉我,她在加拿大定居的同学恰逢圣诞聚餐,餐桌上给我拉了十几票。从不曾想过,我所得选票,已经不分国界。
  
  26号,又是一个周六,投票的最后一天,也恰逢毛泽东同志诞辰纪念日。我5:30起床,赶赴毛主席曾经就读过的长沙。
  
  长沙的观众不多,却来自3个省:湖南,江西,河南。相聚不易,我放下私念,全心全意做讲座。
  
  中场休息,我又开始现场拉票。老师们积极配合,并转发朋友圈。
  
  讲完课,我就要赶去高铁站。有一个老师,站在我身边,默默看着我收拾好电脑,陪我走了一段路。他说:“杨老师,希望你再来湖南,去我的家乡张家界,顺道去桂林。”我认为,他当时那番话是对我最好的投票了。
  
  结果揭晓,相对荣誉,她认为确认真情、感受温馨更有意义

   回程的高铁上,坐在我对面的先生忘了带手机电源线,找我借。我借给他,我俩就聊了起来。我看他在玩手机,就鼓起勇气说:“您帮我投个票可以吗?”
  
  他是个网络工程师,非常熟练地就投了。他说,他还有个手机,也有微信号,再来一票!他还有好几个群,每个群都转发了一下!
  
  一路上,他比我自己还关注票数:“哦,涨了!涨了!又涨了!”
  
  我忍不住乐了。我居然在火车上都为自己拉到了票。
  
  因为第二天还有讲座,所以回到郑州,我并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入住了酒店。那时,已是晚上12点了。安顿好,打开手机,我发现投票通道已经关闭。前5名直接当选,我是第6名,与第5名只差了90多票。
  
  我很淡定,但朋友圈里却闹开了,他们都在为我鸣不平。
  
  我赶紧发布一条微信:亲爱的你们,这10天,辛苦了!鞠躬,致谢!不要难过,这只是投票结束,并不是落选。亲爱的,好事多磨,陪着我,再过5天,等着出最后结果!
  
  5天后,新年的零点整,评选结果揭晓,我榜上有名。当时,我并不知情,正准备洗漱,朋友报喜的短信来了——他们比我本人更上心。
  
  2016年的第一个早晨,打开微信,满屏祝贺!
  
  最感动的是,另一位候选人李迪也给我发来了贺信。
  
  相对荣誉,那次拉票对我来说,确认真情、感受温馨应该更有意义。
  
  元旦一早,我同时在微博和微信上发布了这样的一段文字:这盛事,如你所愿!我的至爱亲朋,良师益友,领导同事,弟子徒儿,学生家长,读者粉丝,萍水相逢的好心人,素不相识的热心人,新年第一天,请接受我最深的谢意!
  
  点击完发送键,我泪流满面。
 

浑身文艺范儿的杨卫平

 

长沙,杨卫平讲座间隙发动在场老师为自己投票


  (本文图片由杨卫平提供)

[责任编辑:jysb]

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uren100.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05022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