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学新加坡 零距离观察家庭教育得失

文章来源: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:2016-08-19 热度

□ 本报记者 侯军锋  

   近日,记者随河南省实验小学四年级部分师生,赴新加坡开展体验教育活动。活动历时6天,大家24小时在一起,同学们把我也当成了老师,这也成了我零距离观察同学们日常行为的绝佳机会。
  
  在这6天里,没有父母陪伴,没有家庭环境,完全的集体生活,又身处异域,孩子的日常行为可以很清晰地反映出当前我们家庭教育的得与失。
  
  为什么说一定是家庭教育呢。我认为,孩子在学校主要是学习和公民意识的培养,而在个体素养方面,更多地还要靠家庭教育来完成,因此,我的着眼点更倾向于家庭教育方面。
  
  我们的成功之处守时。在这6天当中,无论是早上起床、集合,还是到景点分散游玩后的归队,同学们都能按时到达。尤其是在圣淘沙环球影城的一天,同学们10点入园,全天自由活动,约定的时间是下午6点集合。当时针指向下午6点,全部准时归队,一个不少。这一点,让新加坡的导游都甚为感慨。这充分说明,随着国内生活节奏的加快,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,时间观念明显增强。
  
  礼貌。新加坡的通用语言是英语,在新加坡的这几天里,同学们与当地人接触最多的就是问路,都能很有礼貌地完成。谢谢、Thank you不离口,表现出良好的文明素养。
  
  自主。从出行的行李托运、内务整理、完成作业,甚至到穿着搭配、购物消费,同学们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自主意识,均能独立完成。在新加坡动物园期间,一位同学没有跟上大部队,落在后面。这名同学没有惊慌,也没有给国内的父母打电话,而先打给自己的同学,问大家到了什么地方,然后通过问路人、借地图,很快和集体会合。这位同学事后说,当时如果打电话给父母,只会让他们紧张,也帮不上忙,表现出非常好的自主处理问题的意识。
  
  需要改进之处玩手机是一大硬伤。通过几天的观察,记者发现,孩子们玩手机是一个大问题。因为是出国,父母都为孩子配备了手机,本意是为了孩子们联系方便,顺便还可以拍照,但基本上都被孩子们当成游戏机来玩。从早到晚,只要有空闲,就拿出手机来玩,甚至连导游的讲解也不听。出国本来是学习的,但一些孩子成了玩手机的旅行。
  
  对此,记者做了一个小调查,一部分孩子在家没有自己的手机,大部分孩子是有手机而家长控制很严,只有周末才可以玩一会儿。在这种相对高压的环境下,孩子有了这次走出家长控制的机会,被压抑的需求得到了巨大释放。一位同学就直说:“这几天不好好玩,回去就玩不成了!”
  
  这种情况提醒家长,在这个移动互联时代,孩子不接触手机是不可能的,完全的严格控制效果可能相反。我们一方面要让孩子有正常接触手机的机会,还要告诉他们手机是工作、生活、学习的工具,而不是全部,另一方面家长还要以身作则,非必须不要在孩子面前拿着手机玩。
  
  公共意识缺失。新加坡国土狭小,街道很窄,尤其是人行道更窄。每次同学们在就餐地点等候就餐时,新加坡的导游总会三番五次地提醒,一定要靠一边站,给过往行人留出一条道。但是很快,同学们就又会围拢起来,把路挡得严严实实,引得路人侧目。
  
  还有,在新加坡,机动车让行人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。同学们过马路时,两边的车辆会自动停下来,等候大家通过。但是,一个不好的现象是,同学们往往会把队伍拉得很长,老师一再催促快走几步,但总有同学不慌不忙。
  
  这两件小事反映出同学们公共意识的严重缺失,当享受别人给予的方便时,我们也要想到尽可能给人方便。
  
  理性消费需要加强。在新加坡这几天,购物是同学们最热的谈资。刚下飞机,同学们就不停地问老师,什么时候换新币(新加坡元),可见同学们的购物热情之高。
  
  老师在给同学们兑换新币时,专门强调,1新币约合5元人民币,大家在消费时,一定要想想折合成人民币是多少,然后再决定是否购买,另外很多新加坡的产品都是国内生产的,要买就买有新加坡特色的、有意义的东西。
  
  但是,几天下来,记者发现,同学们购物热情日渐高涨,甚至互相攀比。即使是在康林小学,还有同学抽空跑到学校里面的商店买老师用的伸缩教鞭笔。这种教鞭笔在国内只有10元人民币左右,而在那里却要5元新币。
  
  这说明,在家庭教育中,培养孩子理性消费的能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随着孩子年龄增长,家长可以有意识地让孩子参与家里的日常用品的采购,了解家庭的收入与开支状况,学会理性消费。

[责任编辑:jysb]

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uren100.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05022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