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资源需进行“帕累托改进”

文章来源: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:2016-08-19 热度

  □ 王旭东  

   家门口有个小学不能上,却要跑到一公里外,南京家长顾某很不服气,将南京市建邺区教育局告上法庭。3月21日下午,备受关注的“顾某诉教育局重新划分施教区”一案,在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法院当庭做出终审宣判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(3月23日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)就近入学政策,本身具备维系教育公平的“善政基因”,可以从源头上规避权力的干预,告别择校的宿命。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前脚爬过“雪山”,后脚踏进“草地”;刚逃出“虎口”,又落入“狼窝”。“递条子”不灵了,“送票子”不行了,可是,“拼房子”更凶了,“学区房”很快成为新贵。
  
  教育资源的“帕累托最优”去哪了?帕累托最优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。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,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,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,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,这就是帕累托改进或帕累托最优化。“递条子”“送票子”“拼房子”,让教育资源分配总达不到理想状态,反而加剧了“拼爹”行为,让教育公平很受伤。
  
  在教育资源不丰富的背景下,如何做到分配最合理,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,如何保障最广泛的利益,关键在于寻求“最大公约数”。任何情况下,权力与金钱都不能成为“最大公约数”,相反,权利与责任理应成为“最大公约数”;把权力“关起来”,将权利“放出来”。就近入学政策,堵上了权力与择校的“后门”,同时又打开“富人教育学”的那扇窗。
  
  教育资源是标准的公共资源与公益资源,只能秉承公共资源分配的定律——公共资源总是表现出相对的稀缺性,从而要求人们对有限的、相对稀缺的资源进行合理配置,以便用最少的资源耗费,生产出最适用的商品和劳务,获取最佳的效益。平等享受社会的教育资源,才能平等接受教育,才不会“输在起跑线”。
  
  实现教育资源的“帕累托最优”,需进行不懈的“帕累托改进”,因为帕累托改进是达到帕累托最优的路径和方法。鉴于此,必须遵循教育发展规律,推进教育体制改革。唯有教育改革“蹄疾而步稳”,并且,政府的教育责任到位,物质投入到位,权力归位,才能承载均衡教育资源重任,携手教育公平上路,让教育平等“上台”,使“拼爹游戏”下岗。

[责任编辑:jysb]

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uren100.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05022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