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里真是恨死了医托

文章来源: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:2016-08-19 热度

■ 1000个教师的自述(133)·唐美丽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商丘市梁园区双八镇朱庄小学教师

为子看病,她身携借来的4000块钱前往北京。火车站,她遭遇医托,被哄骗至一冒牌医院,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。为了讨回被骗的钱款,她机智地与骗子周旋,最终迫使骗子妥协。谈起这段过往,唐美丽说——

我心里真是恨死了医托

  □ 本报记者 靳建辉通 讯 员 乔文革/文图  

 在商丘市梁园区双八镇朱庄小学,孩子们都很喜欢一位朴实的女教师,偶尔与她碰面,马上立正站好,喊上一嗓子“老师医生好”。这位老师叫唐美丽,学生如有头痛脑热之类,她经常会变戏法一般端来一杯“糖水”,让学生喝下。学生的不适,很快就会消除,比到乡村医生那儿打点滴效果都好。其实这糖水只是唐美丽用生姜、红花、天麻熬制的中药。
  
  学生们只知道唐老师有如此神奇的能力,却不知道她的背后还有一段辛酸的故事——

医院为我儿下了病危通知

   这些年我们家的经历,可以用“不平凡”这三个字来形容。
  
  我记得,我儿子小东刚刚出生就被推进了急救室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,我们家就跟医院打上了交道。那个时候孩子小,老是感冒发烧,往往在医院治好了,回家十天半个月就又病了。再去治好了,回来又病了。循环往复。
  
  后来,我就说,带孩子到市里的医院去检查检查。
  
  一检查,才知道孩子得的是肺积水。
  
  医生跟我说,小孩就这样了。
  
  我问哪样了。他说就这样了。意思是说治不好了。
  
  那个时候我基本没啥反应了,咋能有反应啊,手脚都麻了,浑身像被冰水洗过,从上凉到下。
  
  我再问,医生就跟我说,要不去郑州看看,或去北京的协和医院看看,那儿的儿科比较好,或许能查到孩子患病的过敏原。虽然医生这么说,我们还是在市医院治了一个月。一个农村人,北京人生地不熟,不到一定田地不会想往那儿跑,最重要的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。
  
  在市医院住院的一个月时间里,眼看着同病房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治愈出院,小东不但没好,反而是越治越重。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儿子,我就在想,自己上辈子一定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,这是要惩罚我啊!
  
  突然有一天早上醒来,我就发现孩子身上发紫、嘴唇开裂、舌尖生疮。赶紧喊来医生,医生说是因为长期打抗生素的原因。从那天开始,医院就不再给他打针吃药了,还给我下了病危通知单。
  
  直到现在,一想起当时的情景我心里还直扑腾。看见病危通知单,我当时就晕了。人家把我救醒后,我像傻了一样大笑起来,嘴里还喊:“解脱了,解脱了。儿啊,你再也不用打针,再也不用受苦了。”然后,我就紧紧抱住我的小东,死死地不松开。病房里的人、医生劝了我好长时间,我才打起精神抱着儿子回了家。
  
  我以为她是个好人

   一回家,我就下定了去北京的决心,不管别人咋说,我得继续给孩儿看病,得找到病因。
  
  那是2007年,去的时候,我身上只带了4000块钱,就这还全是找人借来的。
  
  当时,我是从北京西站下的火车。下了火车看到的全是人,密密麻麻的。再看看,四面八方都是路。这下可把我愁坏了,该往哪儿走啊?
  
  这时候,一个女的抱着个孩子到我跟前。她开始跟我搭话,我太实诚,就顺嘴回了几句。她说:“大姐,你去哪儿啊?”我跟她说,自己带孩子去协和医院看病。她说真巧,她也是带孩子去协和医院看病的,带的是她侄女。她说之前自己去过,知道路,火车站这边没有去那儿的公交车,只能坐出租车。一个人打车太贵了,她说自己孩子的病急,就建议合打一辆车往那儿赶,再晚就不好打车了!
  
  我看她不像个坏人,怀里也抱着个孩子,心里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,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在车上,都是她在指路。我看着车窗外,一路上迷迷瞪瞪的。
  
  到了医院,进门的时候我还留了个心眼儿,专门看了一下门牌。可能是想起儿子的病太紧张了,没太注意上面的字。那个女人简单地说了两句话,我也道了谢。她好像真有急事,就急冲冲地抱着孩子走了。我以为她是个好人。
  
  我才知道自己被医托骗了

  挂了号,见到了医生,好像还是个主任。医生开始给我孩子做检查,号脉、量体温,折腾了一番坐下来,问我在市医院时拍的片子和诊断书都带来了没。
  
  我赶紧拿出来给他。
  
  他看了好一会儿,说孩子的病情跟在我们市医院检查的结果是一样的。还说我一个农村人不容易,千里迢迢带着孩子来到北京,就不让我们再做检查了,查了结果也是一样,好歹省点钱吧!
  
  当时那个医生的话,我听了心里还可舒服,人家不愧是北京大医院的医生,这医德就是好,多么为我们这些患者着想。
  
  他提笔刷刷开好了处方。是个中药处方。我还跟他说,孩子没吃过中药,不知道能不能吃。他说没啥问题,去抓药就行了。
  
  当时也是救儿心切,没顾上多想就赶紧去药房抓药,4剂药4000块钱,把我来时带的钱花得干干净净。
  
  抓完药,我正准备往外走。一个妇女带着个女孩儿站在那儿,看见我,拉住了我。说:“你别走,妹妹。”我想着是咋了。她说自己是陕西人,带孩子来北京看病,本来要去协和医院的,在火车站稀里糊涂地被人拉到了这个医院。
  
  我好生纳闷,这不就是协和医院吗?她拉着我去看门牌,这下我看清了,也看懵了,这哪是协和医院,分明是“协禾医院”。我才知道自己跟这个陕西的大姐一样,被医托骗了。
  
  药拿了,钱花了,我该咋办?我找遍了整个医院,也没再见到火车站碰到的那个女人。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。平复了好长时间,我决定去找看病的那个医生,拼了命也得把孩子的救命钱给讨回来。
  
  如果再见到,我真想上去给她几个耳光

  于是我又回到了那个主任医生那儿,我知道,那一刻无论我怎么哀求、下跪,肯定都打动不了骗子的心。他们如此肆无忌惮,这么轻车熟路,可能对这种现象也司空见惯了。所以,我必须得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  
  我对他说,自己的孩子太小,吃不下中药。我带儿子来北京,就是为了查过敏原的。我要用这些药钱,来付检查费。
  
  说这些,没用。
  
  我就坐在他旁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嚎哭,边哭边说我的难我的不易。我儿子在旁边也是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  
  那假医生依旧不理不睬,后来干脆叫来了保安。
  
  保安拽着我往外走,我拽往桌子腿,死活不撒手。慢慢保安有些累了,我赶紧掏出手机要报警。听到报警,那医生可能有些怕,就让保安出去了。
  
  那个医生把我拉到一个诊室。一进屋,脸就变得可狰狞。他还质问我,那种半威胁性质的。让我赶紧走,缠着他没啥用。我可平静,钱都被坑了,孩子也没钱治了,我死都行,还怕个啥。
  
  我又把自己孩子的事情给他摆了摆,告诉他孩子现在情况真的可危急。什么话都说了,他还是不愿意给我退钱。
  
  你不愿意还我钱是吧,我就跟着你,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。
  
  这样闹腾了一上午,下午又有医托带病人过来,可能是害怕我搅黄了他们的“生意”,也可能是没见过我这么难缠的受骗者,他们才最终答应退还我的钱。
  
  钱拿回来的时候,我的心扑腾扑腾乱跳,才感觉到自己其实有多害怕。说实在的,我心里真是恨死了那个医托,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她害的,直到现在我都不能原谅,如果再见到,我真想上去给她几个耳光。
  
  总算遇到了真正的好人

 后来,我带孩子到了北京协和医院,排了三天三夜的队,结果也没查出过敏原。查不出过敏原,医生也没办法开药治病,回来时只拿了一些感冒药。
  
  再去市医院时,给孩子治过病的一个医生就建议让我儿子吃些中药,还安慰我,说孩子啊,不管事儿多难,千万别想不开。他还让我再带孩子去看,就不用挂号了,省下挂号的钱乘车用。
  
  孩子吃中药吃了有两三年时间,身体就好了,一检查肺积水没了。现在就是有后遗症,气管上有些问题,隔段时间就得吸次氧。
  
  人说,在你最难的时候,要么遇贵人,要么就遇歹人。我庆幸自己倒霉到最后,总算遇到了真正的好人。

唐美丽教孩子们认识中药材

肺积水虽然好了,但小东的气管却落下了毛病,隔段时间就得吸氧

[责任编辑:jysb]

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uren100.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05022387号